当前位置主页 > 耶稣 >
热门搜索:

在许多当时的作品中

    发布时间:2019-05-20    来源:未知

  《马太福音》中的这一记录在几百年中成了描述耶稣受难的雕像和绘画里最常被表示的题材之一。然而,虽然四福音书分歧把彼拉多塑形成一个优柔的被犹太祭司所摆布的长官,但好久以来,无论是汗青学家仍是基督教神学家,都对此暗示过思疑。跳出福音书文本之外,从其时其他汗青文献中寻找的证据显示,彼拉多的手并不是那么清洁的。

  2003年3月底的时候,《基督受难记》的一个前期脚本从吉布森的制造公司ICON里被偷偷地传播出来。几名犹太教与上帝讲授者在阅读脚本后,写出了长达18页的攻讦文章。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看到过的最具有反犹意味的片子。

  此外,点点滴滴的细节也证明,在其时的耶路撒冷城中,曾经呈现了多起针对罗马人的兵变事务。有言语学家指出,与耶稣一同被钉上十字架的两小我,在最早版本的《圣经》中,其罪名都是“兵变”而非“盗窃”。而从释放巴拉巴事务中,也可看出其时耶路撒冷城里事态的严峻性。《路加福音》中明白写着,“这巴拉巴是因在城里作乱杀人,下在监里的”。从彼拉多将耶稣与巴拉巴列在一路,以及犹太祭司宁可选择释放巴拉巴也要钉死耶稣这两件事看来,我们曾经能够领会,在其时的彼拉多和犹太祭司们眼中,这个拿撒勒人是什么样的人。不成想象作为罗马总督的彼拉多会像福音书和片子中描画的那样,对处死耶稣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决。他所处的位置,不答应他的双手不被鲜血感染。耶稣不是第一个,也绝非最初一个。而这一个耶稣是若何在此后漫长的时间里逐步变成耶稣基督的,那就是无法在这里简单阐述的问题了。

  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去世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

  吉布森的辩护并没有被他的攻讦者接管。在《基督受难记》中,吉布森添加的一些福音书上没有的情节,如抹大拉的玛利亚向罗马士兵求情,彼拉多对本人的老婆说,释放耶稣与犹太人兵变是一个二难命题等等,都有添加犹太祭司们和法利赛人在这一审讯中应负义务的嫌疑。

  吉布森激烈地为本人的片子不具有反犹倾向而辩护。在接管《旧事周刊》采访时,他说,他认为是全人类而非仅是犹太人的罪导致了耶稣的受难。“我们都是有罪的。我不想离间任何犹太人。”他还指出,片子中对犹太人的描述都能够在四福音书中找到根据。

  《约翰福音》和公元1世纪时的汗青文献都写了然,钉十字架是罗马人所特有的一种科罚。但福音中没有提到的一点是,这种残忍的科罚凡是是用来惩办兵变者的。《约翰福音》中提到,彼拉多用希伯来、罗马、希利尼三种文字在一个牌子上写道:“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并何在十字架上。这极有可能是一种对后来者的警示感化:不要作乱,不然这就是你的下场!

  好比,在《马太福音》中,耶稣一直没有自称基督,只是对使徒和其他信徒的猜测不加以否定。但到了最初成书的《约翰福音》中,从耶稣的口中就起头说出了“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需要死在罪中”的话来。此外,由于认为耶稣是化为肉身的神,他就不应当有人的弱点。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的忧愁一段,在《约翰福音》中就如许被删除了。并且,《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记录的耶稣在十字架上最初的话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到了《约翰福音》中,变成简单的“成了”他的任务完成了。

  片子公映后,犹太群体的反映更为强烈。很多犹太人身着昔时纳粹集中营里的囚服,排队在影院外暗示抗议。有犹太教拉比写信给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称这部片子将促使人们“认为犹太人该当对耶稣之死负集体义务”,并激发反犹主义。抗议者认为,在梅尔吉布森的片子中,以大祭司该亚法为首的犹太祭司和法利赛人被塑形成一力鞭策和促成拘系与处死耶稣的首恶祸首。如许处置无疑在高声的提出指控:就是那些犹太人杀戮了耶稣基督!但现实上,环境却并非如斯。

  从同期间的汗青记录中我们能够看出,大祭司是由罗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不但全世界很多信耶稣的人做辩护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