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佛教知识 >
热门搜索:

忽见一位金色的和尚用手来拒刀、用头来受刀

    发布时间:2019-05-16    来源:未知

  虽然中日文化差别甚大,但两国的地藏菩萨显灵,一个配合的常见体例就是“替代”。中国一则感应故事如是记:唐代抚州刺史的夫人姓祖,归依敬奉地藏菩萨,决心逼真。一次,她父亲前往抚州时途中碰到朋友,那朋友拔刀砍他,正在危在旦夕之际,忽见一位金色的僧人用手来拒刀、用头来受刀,然后被害倒地了。这时朋友认为已将对头杀死,当即离去。父返家,与女儿同往佛堂顶礼,见所供菩萨像头部有三条刀痕,刀痕处的金色稍有变化,就像流过血似的——此类故事,在日本传说中也极为常见。好比农田里忽见一个从未见过的小僧,为农人牵引牛马,转眼消逝了。此后有人看到村里供的地藏像双脚沾满了土壤。

  (本文载2016年8月14日《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原题目为《中日共享地藏菩萨》。)

  除了仆人公孝行动人,《地藏菩萨本愿经》在奥妙的大乘典范中相对来说也较为浅白,易为民间所接管,这就使地藏的本能机能多被人理解为主管地狱鬼魂。在数不堪数的地藏感应故事里,菩萨常以手持锡杖的和尚容貌,替行过善事的亡者向地狱的大小判官说情。当然,这位“尘点劫前”就因虔诚修行而能自在收支地狱的“前婆罗门女”没人敢不卖他体面,于是跟地藏结缘的死者往往气绝几天还了阳,让忙于其死后事的亲人吓一大跳。这位传说中的菩萨不嫌弃罪障极重繁重的众生,因而经常被看做慈悲版的阎罗王,是为“幽冥教主”。在此阴气森重的“七月半”,人们诵诗“报父母恩咒”,并念诵《本愿经》,组织大型的超度法会(如水陆空法会和放“焰口”),仍然是今日中国的一大“风俗文化现象”。

  只需有人奉献,谁城市有想靠上去的表情,所以地藏菩萨是忙不完的。出格是这地狱的鬼魂想解脱、想归返、想诉讼,想表达的七月,更要“化现金容处处分”了。然而佛菩萨虽“无缘大悲”,也不克不及违反因果律,凡俗的世人,总得做些功德,结点善缘,以便姑且抱佛脚时无效。由于地藏菩萨说了:“但于佛法中。所为善事。一毛一渧。一沙一尘。或毫发许。我渐度脱。使获大利。”(《地藏菩萨本愿经》)而这一毛一渧、一沙一尘的人缘呢,就是故事和传说要重点阐扬的处所了。

  这个故事与中国人的地藏崇奉有着深挚的感情联系——度化生前造罪、身后出错的母亲,甚至发愿视一切众生为父母,众生不度尽誓不成佛,恰是地藏菩萨在其“因地”修行时的次要事迹。地藏崇奉在印度原始释教中呈现得很晚,地藏菩萨也并不在印度“四大菩萨”(观音、弥勒、文殊、普贤)之列。而在中国化了的大乘释教傍边,他的地位却不成小觑。大概由于菩萨的因地孝行出格合适中国儒子的脾性,中国释教界出格强调。

  《地藏十轮经》云“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故名地藏。盛唐时,新罗王子金乔觉在安徽九华山显了灵迹,让在印度释教中颇为孤单的地藏菩萨正式成了中土“四大菩萨”(观音、文殊、普贤、地藏)之一。释教西来千年,早已染上浓浓的中国风,虽然地藏系统的教门另有着奇特的反悔方式和能够占卜事相人缘的奥秘“占察门”之传承,近代高僧弘一法师李叔同还曾按照《地藏占察善恶业报经》的指示,刻出了可供抛掷问卜的木轮,一般中国人与这位菩萨“结缘”,却多从尽孝道的动机起头:父母至亲归天,为其诵念《地藏菩萨本愿经》以超度,救拔亡者出地狱之苦,良多人从此进入佛门。释教的观念是视一切众生为父母,而民间超度“七世父母”(七为约数,实意指世世代代)的时段,恰是夏历的七月。夏历七月中旬的盂兰盆节,既是俗称的鬼节,又是落发和尚“结夏安居”的末期,为僧自恣日(即僧众自我查抄能否于安居期间犯过),此时供僧,有大福报。与此相关的最出名的释教传说,当数在中国南方和日本等地衍生成“目连戏”的“目连救母”。

  现实上,从释教本身的意义来说,地藏并非专管灭亡。实有所谓六道地藏(日光、除盖障、持地、檀陀、宝珠、宝印)者,谓每一尊之抽象能化响应之一道的众生(最常见的手持锡杖和宝珠的地藏像,应为度化地狱众生的檀陀地藏)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